《太乙杂谈1》作者:淇葭

发布时间:2018-03-06

在第十四话中,尸尊邓辰成功“忽悠”了南宫爠/爠翎拜入他的门下,并得知爠翎原来是玄门后人,流淌着玄门的血脉。不过最打动我的部分是邓辰和爠翎的交流内容,也是因此对邓辰心生赞赏。

邓辰说:仙有道,魔有宗,无论仙魔都应该正视善恶之念。(也正因此,太乙主题曲《御心》有:仙魔难分谁能妄下评断。《天地无念》里有:是魔是仙不过一念之间这样的歌词。可以说,善恶之念在于选择这个核心理念是贯穿这部作品。感觉这个说了好几遍了,但是核心理念就是核心理念,怎么说都不够~~)

而凡人心中妖念深重,却不自知自认,还造了一个“妖”字,指责他人或是不合常理者为妖。

的确,联想到爠翎对邓辰的反应和其他影视作品或是动漫作品中,对于一些超出常理的奇怪之物或者是有异常表现,特征之人,人们会认为是妖。在古人典籍中,也有例如“言其怪异谓之妖”;“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的文字记载。(只是,玄门对于魔道也是把他们当做妖孽妖人来看待。大概是因为玄门看魔道是旁门左道吧?在这一点上玄门和凡人还真是有相似点。 =。=)

因而邓辰对于凡人的态度,是很看不起的(罗刹女主也是不怎么喜欢三因子,也许是和邓辰一样都觉得凡人虚伪愚昧?她还觉得三因子身上的味道难闻)。凡人三因子不仅像流萤飞火那样生命短暂,还总是僭越善恶,闪烁其词,敢做又不敢认!(例如爠翎弑父,逼杀师兄。但是他一开始不愿承认,而邓辰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心魔,最终自己承认。)

承认一切的爠翎因心魔深重,不得解脱自在,邓辰也是抓住这点,游说他拜入自己门下,求得解脱大道。邓辰之后所说“法道绝伦,不能空求。”在这里,我的理解是法道虽然不能空求,但是决心是可求的。爠翎以死求解脱,在邓辰看来这便是他的决心了,所以才说他“不算空求了。”

(来来来,邓辰你好好说说,你是怎么说出一样的诗句来的?还记得吗“中元无常境,痴缠欲还笑”这诗句是出自第九话奇脉初通里,冷霜凝和朱允炆梦中相会时。虽然这可能是开花组的偷懒,不过也能表明对于中元界,玄魔两家的认知都差不多。但即便如此,依然是会深陷中元红尘。)

后面的拜师仪式中最好玩的部分就是爠翎拜师环节。场景回放:爠翎颤抖地伸出左手,尸尊邓辰说:“右手。”爠翎切换到右手。(蜜汁萌点XDDDDD)

在第十四话中还有一个亮点就是天神之剑,虽然它的造型很一般,也毫无特色亮点,让人难以联想到这会是天神之剑。不过天神之剑释放出的剑光之强也能说明这把剑绝非寻常之剑了,而之后出现的朱红色雀鸟振翅,似乎已经是指明了剑主的身份。(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吧?朱红色雀鸟是和哪一位对应呢? ^_^)

之后,第十五话中,邓辰再度现于世间,此前魔道们还在相互斗争。我也是发现了,魔道同样有门第派别之见,对于冥泉和他的阴山,鬼圣大士也是看不起,说他是旁门左道。之前第一季里,阴姬说冥泉修的是下乘功法,而魔道自有玄妙,没必要耽于采补。言语之中,轻蔑之意昭然若揭。

不过邓辰出来了就好玩了是不?打散血魂,群魔退散。而且藏冥山修行人部残卷也被邓辰知晓,这不要求他们认祖归宗呢!不过藏冥山自然是不会拱手相让了。虽然二者之间并无师承,但是藏冥山所修习的人部残卷都是尸尊邓辰所持有,所以他这么说也并无不可。(虽然总会觉得有点别扭,但是从道理上似乎又没什么不对。)

而更好玩的是,邓辰原先以为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没有回来(他没有感应到那两人的灵元),却没想到,他们还是碰面了。碰面的一瞬间,心血灵动,这灵元的激烈振荡之感不会有错,那是很深刻的印记。那一瞬间邓辰想必已然知晓了来人的身份,虽然当事人之一的冷霜凝还不知情。

不过邓辰对于爠翎的关心也是真心实意,他明白,爠翎若想专心修行就得去除心魔桎梏,而这个桎梏就是柳红烟。所以他才会想要掐死她,尽管行动未遂。但不难保他下一次见到柳红烟不会想杀了她。

不过就是可怜了凌峦,它作为修行前辈一眼便看出蹊跷之处,然而兴许是霜凝和它作对惯了吧,不相信它说的。不过到后面应该还是会相信的,但是到那个时候可能就离最后的境界不远了。

在第十六话里,一开端就是冷霜凝梦回青城山,此刻正是天一子的授课时间。在这里,天一子提到了执念。人有执念,玄门魔道异派的修士也会有执念。(凡人会执着于名声财富地位,魔道修士如冷霜凝执着于修为增进,突破阻碍。魔道修士如冯夺执着于复仇。)

所以天一子会说:法其自然之本性,不可强求;法体自然,周游万物;若求自然,先弃执着。修行要顺其自然,若是有强求执着之心,反而会阻碍前进。不过顺其自然并不代表事事不做,而是先接受目前的结果/现实,做好该做的事情,对之后的结果和发展不做强求。

放到现世生活里,顺其自然也是有指导作用。天地有运行之道,万物有发展之理。遵循以上道理,应天时地利,应运而生,是为顺其自然。但如今,人世社会出现了反自然的情况。比如反季水果,给养殖动物和农作物注射生长激素,催熟。至于好坏,就全凭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