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歌词写同人——《御心》作者:月华清

发布时间:2018-03-06

御心歌词意义深远,做为太乙主题曲很适合。所以选取部分歌词来尝试写小说~~~

仙魔难分谁能妄下评断,三界纷争轮回缭乱

什么是仙,什么是魔?有谁能说清楚?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仙人,是仙吗?心地善良,舍己为人的魔道是魔吗?

千百年来,不,也许自人类诞生伊始,善恶,好坏的二元对立就在不停地困扰纠缠着我们。这个世界已经不能再用简单的善与恶,好与坏来简单粗暴地定论了。人类数千寒暑的轮回都沉浸在其中,是时候该苏醒了。

逆天何缘长生何堪,九天离恨外又谈何悲欢

“逆天而行又怎样?顺天长生又如何?有谁敢说自己没做过一点逆天之事,没有一点逆天的想法?

人人皆道,九天之上是离恨天,无恨无忧,无悲无欢,只有无尽的喜乐。然而真是如此吗?

为何人世间会有数不尽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说人间是个牢笼,那么九天难道不是吗?

这个世界是怎样的?”

“你懂什么!尽知道胡说八道!”

是啊,我不懂,不懂。

碧落中你吟唱依稀耳边,牵绊三生宿世未变

“停轿!”侍卫应声停下轿子,里面走出一个贵气少年。“帮主有何吩咐?”一名好似侍卫头领的男子走到少年面前。

少年伸了个懒腰,“本帮主坐累了,要下来走走。我们步行进城!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南宫爠,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南宫爠凝神细听了一会,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启禀帮主,没有。”少年一脸疑惑,“这就奇怪了,刚才我明明听到有个唱歌的女声......”突然他心里有些毛骨悚然,别不是闹鬼啊......不会的,这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一定是我听错了。

走到金陵城门时,那阵吟唱又在少年耳边响起,但不同的是,它比上一次更为清晰优美。“这,怎么回事!”优美的吟唱声并没有让少年感到舒服,他一阵头晕目眩,两眼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帮主!”侍卫背起少年,慌忙进城寻找大夫。

【幻】

少年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点点飘远,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他看到自己身处迷雾之中,耳边始终有吟唱声环绕。“月初......云起......空山......”歌声断断续续,叫人听不真切。“我这是在哪里啊......这个声音......”突然眼前一亮,进入了一片空旷之地。他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坐在地上。“姑娘,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走过去搭话,却发现对方毫无反应,伸手触摸也只是摸到一团空气。

彼时,走过来一个面容俊秀的男子对少女说话:“如何?可有突破?”少女翻转手掌,一团光芒从她掌心浮现。“看来你已经突破了。”男子笑道。少年很好奇,走上前去想要问两人一些事情,却看到男子正看着自己,微微皱眉。“对不起,我——”突然男子转身甩袖,“三世已至,别忘记该做的事,回去吧——”

【现】

“帮主醒了!帮主,你怎么样?”侍卫都围过来问。少年缓缓起身,“无事,本帮主只是睡了一觉。我们再继续寻找刚才那位姑娘。”侍卫们面面相觑,随后跟上少年的脚步。

刚才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什么呢?他想不起来了。

九天离歌红尘中弥漫,紫虚幻境唯御心不变

【罗刹宫】

罗刹女主斜靠在床榻上听着属下的汇报,发出一声冷笑,“就凭他吗?真是痴心妄想!”阴姬半跪在地上,低头问道:“教主,还有吩咐吗?”罗刹女主瞥了她一言,“无事,你退下吧!”老妖婆!早晚有你好看的,别太嚣张!阴姬虽面上带笑恭敬地离开,但心里早已生下报复罗刹女主的种子。罗刹女主招来魔音琵琶,自顾自地弹奏起来。百年一度的森罗魔宴即将到来,她要用自己的琴舞双技再度艳压全场!袅袅琴音逐渐散开,飞舞在空中。

【崆峒山】

“师弟,你知道本派有一个‘紫虚幻境’,是当年崆峒派祖师爷梦中得高人指点创造出的修炼环幻境,经历代掌教不断完善而成,它对弟子的心境修炼大有裨益。我准备将神尊所说的‘天魔炼化’加入其中,你看如何?”某日,玄冥子找来司徒恭。

司徒恭沉思了一会,说:“神尊所说的‘天魔炼化’我也颇为赞同,不知师兄打算如何设计?依师弟看来,紫虚幻境已经是个相当完备的修炼环境,应该不需要再做修改。”

玄冥子思考了一会,“你说得有理,不过为兄还是想尝试一下。”翌日,玄冥子进入紫虚幻境中闭关修炼,嘱咐司徒恭代为管理门派上下。

镜花虚境终究离碎无欢,痴迷爱欲不过一场梦魇;我持御心看破万相变幻

【紫虚幻境】

“接任掌教之位后,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里。”玄冥子进入紫虚幻境后,所到之处皆是花草繁盛,一派祥和之景。不过即便如此,玄冥子依然保持清醒,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

然而兜兜转转了许久,都只是鸟语花香,草长莺飞的景象,他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皱着眉头继续向前走,当看到前方站立的一人时,他睁大了双眼,“这是......!”

【崆峒山】

司徒恭在外面守着,然数天过去也不见玄冥子出来,他有些心焦,不会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吧?按理说,以师兄的玄功和境界不应该在里面这么久。

又过了数日,司徒恭是坐不住了,“这都快一个月了,师兄在里面经历了什么?不行我要去看看!”但是刚走出几步,他又折返回来了,师兄嘱咐我替他暂代掌教之职,不能随便乱跑。他在房里来回踱步,有些心烦意乱,此时一个灰衣道童来报说掌教出关了。他大喜过望,也松了一口气。

“师弟,勿急,勿忧。”玄冥子知道自己闭关数天,这个师弟肯定心里有些着急,担忧,“我虽闭关数日,但境界又更进一步了。”玄冥子缓缓坐下,脸上的光彩比从前更甚。

随后,他对司徒恭娓娓道来这数日里在紫虚幻境里发生的事。原来他在幻境里遇见了一位他颇为想念的人,“不过若非她出现,我都不知道原来在我心中她有一席之地。之后的事情......”玄冥子有些苦恼该怎么说,司徒恭似乎有些明白了,“那师兄是如何破境的?”

“御心。说起来,不论是像我等散仙还是门中弟子,对御心的修持应当日益精进才是。我之前在幻境里也曾被迷惑,后来还是凭着御心破除幻境。”

“有这么简单?”司徒恭有些不信,“有时候最简单的往往是最难的。当然若没有自身的玄功修为,仅凭御心也是不够的。师弟,你也该走一趟了。”

管他仙魔难辨管他大道宣天,守灵山静候来世相见

这几日,莫少哀总是梦到当年仙魔之战的场景,虽然已经过了五百年,但每每梦到或是想起,仍恍如昨日。自第二次昆仑之战后,师尊离开昆仑,不知所踪,他秉承师命接任掌教,复兴昆仑派。

这五百年来,他和师尊一样镇守镇天崖看神像,玄石和封印,和宇文师叔一起守护昆仑山等待那两人的归来。宇文师叔说他们是天界神祗,终有一天会回到昆仑山再度封印玄石而后回归天阙。

每每提到神尊,宇文师叔的眼睛就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师叔憧憬着神尊和天阙,他们对凡间散仙来说皆是遥不可攀的存在,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师叔,他们会回来吗?”莫少哀曾经多次问过这样的问题,他是有点不相信的,但宇文乾坤的回答始终如一,他坚信他们会回来。“神尊转世前,我与神尊约定,守护这昆仑山镇天崖直到他们归来。不论百年,千年,我都会等他们。”

“少哀,你体内的魔磐玄石如何了?”宇文乾坤想到至今不知踪迹的希夷子,心里一阵惋惜,当年希夷子醒来后,说什么也不肯留在昆仑山,他只好请赤练尊者代为照顾。不曾想几天后,赤练尊者却告诉他,希夷子自行离开了,不知去向。

“魔磐玄石当初在师尊体内有千年之久,而今我也是体会到了师尊的煎熬。”宇文乾坤提醒道:“万万不可大意,若是稍有不慎,会被它反噬取而代之。”想到当年的事,仍有些心有余悸,当年若非神尊在千钧一发之刻赶来相助,现在只怕......“少哀谨遵师叔之命。”

常念精魂不散何须他人多怜,持御心共你参透万世变幻

【无名乡】

一个老者正在无名乡静修,从外貌上看已是年过花甲,但实际行动依然如年轻人般矫健,轻松。此人正是下落不明的希夷子。自武夷山离开后他一路东行来到了这处不知名的山头,这里灵气充沛适宜修行。

“已是五百多年过去了,不知那边怎么样了。”想起自己的师弟和徒弟,他心里有些愧疚,但他不愿留在那里耽误他们,因此狠心离开了。其实他是不希望让师弟和徒弟担心自己,况且他已得“南明离火”保住根基,只要潜心修炼,待他再度修成散仙,就可以回到昆仑山与他们再聚。

师尊曾说他虽天赋心性高,但是心里留恋人间,放不下的责任感,因此也阻碍他进一步飞升。而今虽已不问世事,但仍是做不到太虚道君那般洒脱,“终究还是做不到师尊那般......”希夷子暗叹一声,而后看着这初升的红日,久久地凝视。

师尊,我曾以为我看不透这世间万千变幻,现在想来也许看不破的是我自己本身。

是谁在前世妄渡彼岸,留下难解的千年凌乱

【青玉坛】

星象子在卜卦之时想起了前段时间青城派掌教天一子携徒弟冷霜凝求卦一事,他看出冷霜凝命盘离奇,天机重重,而随后开启的奇门两仪阵竟然呈现出第二次昆仑大战的场景,这让他更为惊讶,感到有趣。

思及此,他自行为冷霜凝算了一卦,希冀找到前世根源,但卦象依然混乱不堪,只知道她的前世可以追溯至千年前,甚至是更久远。

不过他发现此女命盘已有所改变,“看来,她找到她的命定之人了,待她命盘格局改变后,前世因缘自会浮现。”如此,便可了却前世因果。

只凝目飞雪一片片消散

“哎,下雪了。”司空拙有些不明所以,“烟姐,下雪不是很普通吗?”烟姐一看到雪就很高兴,这雪有什么特别的吗?“我们点苍派在大理,我自幼就喜欢苍山雪,所以每每看到雪就想起了大理苍山。不过这金陵城的雪看起来不是很大,我还是更喜欢在苍山看雪!”原来是这样。司空拙有些了然。“走,我们去找剑仙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