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歌词写同人——《天地无念》作者:月华清

发布时间:2018-03-06

《天地无念》初听不喜,只觉得比较激烈=。=而在看过现场版之后,意外觉得很好听~~~

它给我的感觉有些气势磅礴,总觉得会写得有些艰难~

亘古的火焰,混沌中睁开了眼;久远的星河,越过时间

【创世初】

“玄圣,你瞧这里。”元始天尊在宇外虚空看到一颗石头,蕴含了无上玄力。“这里居然有如此神奇之物。由此我们便可开创世界。”天魔玄圣感叹道。

随后二神相视一笑,集聚上清之气,沉淀天地浊气,借助玄石之力依次开创了天界神府,人间,地煞界。而后三界依道运转,相继生出天地万物,至此,世界成立。

【创世后】

神府初立之时,冷冷清清,二神又化身下界,各自度化有缘之人成神。千万年过去,神府的天神越来越多,但因各自心法不同,逐渐分成神魔两派。元始天尊和天魔玄圣也各自心生嫌隙,最终引发神魔之战。最终魔神战败,天魔玄圣一众被封进玄石,置于禁地“赤图流宇”。

【兜率宫】

“天尊,您召我们所为何事?”四御站在元始天尊面前,拱手听示。这是元始天尊座下最为出众的四名弟子,因此他们进入天界后也成为了仅次于元始天尊的四御尊神。“玄圣已封进玄石,本座命你们四神看守禁地玄石,不得有误。”

谁料,千万年后,宇外虚空突生异象,当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前往查看玄石之时,不慎触发禁制使玄石落入人间。二神为了赎罪,也自请入世找回玄石。

看着眼前的一片绚烂星河,南极帝君想起了往昔。“已经过了这么久了......”紫微女帝催促他:“时不我待,尽早下界找回玄石吧。”二神跳入轮回,又一次来到了人间。

沉寂的水面,是劫难或是机缘;跌宕的命运,挣开锁链

【人间】

天魔元煞听闻玄石落入人间后,也在积极寻找。一日,他正带着弟子在野外赶路,突然三弟子血煞子看到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了阵阵涟漪,不由得感到惊讶。“师尊!你看!”天魔元煞看着这异象皱紧眉头,好端端的湖面突生怪异之状,怕是前路吉凶难料!

“勿要耽搁,我们继续找玄石。”天魔元煞扭头前进,虽然心里总有些难以言喻的不安,但是比起玄石这算不得什么,要知道不光是这玄石有无上玄力,更重要的是——里面封印了天魔玄圣等天界魔神!

自天界神魔之战后,天魔元煞偷偷遁入了人间并开创魔教,取得了天时地利人和,但是他回想起当时的神魔大战总是有些隐隐的恐惧:明明双方是势均力敌,魔神还是战败了,元始天尊的城府要比天魔玄圣可怕。

他有预感,今后还会有新的神魔之战,双方谁也不服谁,元始天尊想禁锢魔道是不可能的!

【昆仑山】

当天魔元煞带着弟子来到昆仑山时,碰上了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以及他们的弟子太虚道童。“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天魔元煞有些恐慌,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也是为了玄石?甘愿放弃神尊圣位也要找回玄石吗?

紫微女帝皱眉,“汝竟识得我等?”不等天魔元煞回答,他的三个弟子就率先出手了,太虚道童从一旁出来迎战。“还是让我来和你们过手吧!”尸尊邓辰有些不屑,“就凭你一个道童吗!”太虚道童淡淡一笑,一甩拂尘,银丝向他们攻来。

“你一个小小道童,实力尽如此惊人。”鸠盘女主冷声说道。想不到以我们三人的实力竟然只能和他打成平手,天界神祗果然可怕。不知师尊是否能......

而另一边,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与天魔元煞的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修成天魔之身的你能和我二人战成平手,实力不俗。”南极帝君由衷称赞。天魔元煞暗自庆幸,如今的他们是凡胎之身,虽有广大神通,但到底不能和天神之身相比,这才能打成平手。

“南极。”

【镇天崖】

“师尊!”太虚道童站在二神金身化作的石像面前,满眼悲痛。“太虚儿,替我二人镇守此地,等我们回来。”半空中想起熟悉的声音,太虚道童忍不住垂泪,“谨遵师命!”

半晌,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太虚道童回头一看,是血煞子跌跌撞撞地朝他,不,是朝玄石和石像走来。太虚道童本想斩杀血煞子,以绝后患。但想到他和自己一样年幼,也失去了自己的师尊,于是动了恻隐之心,决定放过血煞子。“血煞子。”血煞子经过太虚道童身边时,太虚稚嫩的声音传入血煞子的耳中,“你且回去吧。莫要再靠近玄石和石像一步,这不是你该碰的。”血煞子哪里会听从,他蹒跚地走到石像面前,“噗通”跪下,“师尊!”他连唤数声,天魔元煞都没有回应。于是他伸手触摸石像,却被石像的金光反弹。“天神金身化作的石像是你碰不得的,”太虚道君手拿玄石站在他身后。“血煞子,你回去吧。”血煞子心有不甘,但终是离开了。“我一定会再回来的,救出师尊,夺得玄石!”

太虚道君看着血煞子离开,默然不语。你想回来,可我却不想留在这里,若非师命如此......

而后太虚道君开创昆仑派,将玄门功法传入世间,开蒙于天下。

这一把传世的剑,这几世追寻的信念;是要守护的诺言,共赴这一场惊世的波澜

【昆仑派】

“师尊,不知您召我和师兄前来有何吩咐?”宇文乾坤和希夷子站在门外。“进来便是。”门内,太虚道君正在修炼。两人进门后静静地侍立一旁,一言不发。

一柱香后,太虚道君一挥拂尘,六把剑渐渐从空中浮现。希夷子和宇文乾坤在一旁看得发愣。“这是混元剑,浊浪剑,焚阳剑,七月剑,清灵剑和宸碧剑,今日赐予你们。”

“师尊,弟子何德何能可以使用这些上好的宝剑,只怕——”太虚道君摆了摆手,“希夷子你不必过谦,你天资聪颖是合适人选,为师一直很看重你。宝剑配良人,你选一把。”

希夷子和宇文乾坤对视一眼,有些犹豫,虽说宝剑配良人,但若宝剑不认主呢?太虚道君睁开双眼,看着他们,眼神示意他们挑选适合的宝剑。希夷子对六把宝剑一番感应,从中选取了与他最有共鸣的混元剑。

太虚道君心想,真是天意。原来前几日太虚道君就有预感混元剑的归属是希夷子,而宇文乾坤则会得到五行天罡。所以他今日召他们前来就是想看看他们的选择是否会和预感一样。还未等太虚道君发话,宇文乾坤就已经和浊浪剑,焚阳剑,七月剑,清灵剑,宸碧剑产生了共鸣,“师尊,弟子斗胆请求拿走这五把宝剑。”

“浊浪剑,焚阳剑,柒岳剑,清灵剑和宸碧剑并称五行天罡。你拿去吧。”

希夷子上前一步,“师尊可还有吩咐?”太虚道君轻轻摇头,“你们回去吧。”

【几百年后】

此时的宇文乾坤和希夷子都已成长为玄门中的佼佼者,宇文乾坤更是玄门中第一位以剑入道的散仙,被尊称为“昆仑剑祖”。

太虚道君又一次召见他们。“随为师去镇天崖。”两人对视一眼,随后抬脚跟上太虚道君的步伐。又要去镇天崖看望神尊。宇文乾坤心想,自立派以来,师尊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镇天崖看守神石封印和石像,派中大小事物基本是由他和师兄希夷子处理。不等他多想,镇天崖已到。

太虚道君凝视着石像,眼中情绪复杂。不过了解他的两个入室弟子知道,他是在思念他的师尊,都说修道要斩断情根,这思念之情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个枷锁。“为师不日就要飞升,留在这世上的时日已不多。”太虚道君一开口把两个弟子吓了一跳,“今日为师找你们有一重要之事。”他转身看了看两位弟子。“一千多年前,第一次昆仑大战后神尊以天神金身镇压天魔元煞,封印玄石。自此,我便一直在等待他们回来。

如今,我会把看守玄石和石像封印的重任交给下一任昆仑派掌教。

希夷子。你替我等他们回来,为师要先行一步去往天阙。”希夷子愣住了,随后慌忙跪下,“师尊,弟子修为尚浅还不足以胜任掌教之位。往师尊斟酌。”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我这就把魔磐玄石传于你。”宇文乾坤在一旁看得心情复杂,论修为他和师兄不相上下,为何师尊不考虑他呢?

太虚道君将魔磐玄石传给希夷子后,人倍感轻松。“今后你们要接替我等他们回来。”两人凛然拱手,“弟子谨遵师命。”

【三日后】

镇天崖顶突然金光大作,灵力动荡,不一会便消失了,只留下两个白衣道人和一张谏书。“师兄,从此以后就是你我二人履行师尊的诺言了。”希夷子不言,只是微微皱紧眉头,师尊留下的谏书上写道百年后昆仑再遭大劫,又要在这世间掀起波澜了。

给我参透这道心的眼,让我超脱这红尘的牵绊
在某处不知名的深山中,一个年轻人在艰苦修行。他已经在这里修炼了许久却还是上不去,心里不免有些烦躁。“都已经这么久了,怎么修为还是上不去,是我还不够努力吗?我真的不想再停滞不前了。”年轻人有些泄气,一脸颓丧地坐在地上。“如果真的有神,请赐予我看破红尘的心眼吧!”

“啧!真是痴心妄想,若是人人都像你这般,还不如入我魔道逍遥快活。指不定哪天也能超脱俗世呢!呵呵呵呵~~”年轻人被吓得从地上跳起来,“谁,是谁在说话!”不远处走来几个花枝招展,妖邪鬼魅的女子,“这位小哥生得好生俊朗,不如和我们姊妹几个‘交流’一下,也好互相长进呢,呵呵呵呵呵呵~~”女子阴邪的笑声传入耳朵,年轻人不由得害怕起来,但他还是装着胆子说:“荒唐!尔等魔道妖女修要猖狂!”于是御剑向她们攻击。谁料,只是被那几个妖女轻轻一碰就抓住了自己的御剑。“啊~~这位小哥是怕我们姐妹伺候不了你吗?”一个媚眼如丝的女子扭着水蛇腰攀附上他的半边身体,摩挲着他的脸颊,脖颈。

男子被吓软了,“别,别杀我......”他颤抖着声音求饶。女子靠近他,气息萦绕在鼻尖,他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小哥哥,别害怕呀呵呵呵呵,”纤纤玉指在他身上游走,“不如,和姐妹几个快活一下吧~~姊妹们必定能叫你享受到无上的乐趣~~”随后妖女们蜂拥而上,将男子团团围住。

不多时,林中传来一声嚎叫,“呃啊!”

想超脱红尘的年轻人终是‘得偿所愿’。

天地无欲无为相离相连,尘世有劫有缘或虚或玄

“大师,请给我们算算,我和云娘的婚事。”一名男子携着一名女子在一处小摊前求签,他们递上生辰八字和银两后,满心期盼着结果。摊主掐指一算,随后沉吟半晌,才说:“这位公子和这位姑娘确实能喜结连理,但恐怕不能相伴百年。”两人一听慌忙请求破解之法。摊主摇摇头,“此等命劫破不得,你们今后不仅能结为夫妻,而且彼此恩爱,只是不能相伴白头到老。”

云娘突然哭了出来,“可请大师解答缘何我和林君不能相守百年?”摊主叹了一声,写下几行字。“这算不得什么天机,老道写下便是。”随后两人带着一张纸,神色怪异地离开了。目送他们远去的道人无奈摇头,“唉,前世因果,今生受者。能否得偿所愿,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哼,尽是骗人的玩意!”一个戎装女子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老头。你说的这么玄乎,什么前世啊今生的,那现在你来给我说说本姑娘的前世!”道人白了她一眼,无视她,收摊走人。女子气不过,硬追上去,“今天要是说不清楚,你就别想走。”

“姑娘,贫道自问没得罪过你,你何苦这么咄咄逼人?”女子柳眉一竖,“就凭你刚刚说得那些!我平生最不信的就是前世因果!”道人只说:“今日姑娘能与我相见也绝非偶然。若姑娘不信,贫道也不多言。”随后疾步走进一个弄堂,甩掉女子。待女子追上去,发现早已没了踪迹,只余一地的纸张。

女子捡起其中一张查看,随后大吃一惊,“这是!”她心思复杂地捡起其余纸张,一张张看过去,眉头紧锁,手也有些颤抖。“原来......这都是真的......”

杀伐破灭牺牲转眼成云烟,是魔是仙不过一念之间

【再战·昆仑】

昆仑一战之后,侥幸生存的血煞子开始了自己的漫长复仇之路。一千多年的艰苦修行使他和天煞宫一举成为魔道大宗,有了号令群魔的威望。

“昆仑派,本座定要你们血债血偿。”血煞子站在天煞宫顶遥望着昆仑山的方向,双目猩红。“血煞子,你找本座前来有何要事?”罗刹女主冷哼一声,略有不满地看着他。想她堂堂罗刹女主称霸西南魔道数百年,如今也被人尊为“魔道三尊”之一,却始终是比不上他血煞子的天煞宫!

“本座听闻罗刹教主向来不喜天煞宫,心中惭愧,欲请教主前来天煞宫一叙。”血煞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罗刹女主。“哼,你当真有如此好心?血煞子,本座的时间宝贵得很,若无要事,请恕本座不奉陪!”罗刹女主转身就走。“攻打昆仑派,不知罗刹教主意下如何?”

罗刹女主有些惊讶,这昆仑派是玄门祖庭,在玄门中有极高的声望,岂是能说攻打就打?不过......玄门和魔道向来是水火不容,被玄门打压得久了,魔道中人个个都心都不甘。明面上不说,但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呢。“天煞宫主何出此言?总不见得是心血来潮吧?”罗刹女主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这昆仑派岂是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进攻的地方?”血煞子冷笑一声,“罗刹教主莫不是忘了当年鸠盘女主之事?”此言一出,罗刹女主大为光火,“血煞子!你是何用意!当年一战就只有你才活下来!家母......”罗刹女主愤怒地瞪着血煞子,心痛得要滴血,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寻找家母下落,然而,始终求而不得。不过随即她明白了血煞子的用意,“呵,倒也托了你的福,本座是该找昆仑派好好地算一算当年的——账了。”罗刹女主面带邪笑,却是咬牙切齿。

“本座需要和罗刹教主一同商议进攻之事,请——”

“师尊——师叔——”年轻的白衣道人慌忙跑上镇天崖,“魔道大举进犯,已经冲破山下法阵杀上来了,许多师兄师姐都已经......”他哽咽地说,“殉道了。”希夷子叹了一声,“少哀,这是昆仑命中大劫,你的师兄姐都是做好了觉悟。”宇文乾坤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哭哭啼啼地像什么样子。生死乃常事——”

“哟,二位在这里躲清闲呀~”天空顿时乌云密布,一个邪魅的女音从上空传来,“真是让本座——好找呢!”话音刚落,一个身着华丽宫装的妖娆女子从云上现出。罗刹女主虽是邪笑着,但那笑容只有无尽的阴冷。“你们昆仑派牛鼻子看起来还真是狼狈呢。”

宇文乾坤迈步上前,身后的铁链哗啦作响,“妖孽休要得意猖狂!逼我出剑的下场,就是你形神俱灭!”

“嘿嘿嘿嘿~还不知道该形神俱灭的是谁呢。”一个邪气的男子从一旁蹿出,身上还抱了个女子,“这昆仑派的女弟子就是不一般。本座还要好好谢谢你们呢。”

性情冲动的莫少哀岂能容忍他人玷污自己敬重的师姐?当即就召出冲虚剑杀过去,却连人家的边都没碰到就被击得粉碎。“呵呵呵呵呵,所谓的名门正派就是如此吗,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让你们见识下我罗刹女主的本事!”

刀光剑影间,一轮血红的弯月从众人眼前闪过。“化血劈仙刀!”原来是血煞子。罗刹女主非常不满,却出人意料地什么也没说。希夷子和宇文乾坤当即决定启动昆仑派的至高法阵——锁天生灭离合阵,拼死一搏。随后,希夷子突然有些不详预感,他看了看莫少哀,虽然知道他年幼还不能承担重任,但是如今也别无他人。“少哀你过来坐下。”莫少哀听话地走过来坐好。“立即调息运气,为师——将玄石和千年玄功传与你——”希夷子牢牢地定住莫少哀,一鼓作气将所有修为连同玄石传与他。然而莫少哀修为尚浅,经不起此番强大的玄功和魔力的双重承载。他备受煎熬,几欲失控都被自己强压下来。

阵法启动后,不少较弱的魔道都被此阵的金光消灭,摄于此阵威力,其余人皆不敢再向前一步。血煞子只是冷冷一笑,随后——他们看到金光逐渐衰弱,阵法失效了!这时,希夷子突然昏迷过去,而一旁的莫少哀也压不住体内玄石的魔力,暴走了!(这是来自作者的吐槽:......)“哈哈哈哈,动手!”一只怪鸟长啸一声,裂空而来。魔道压境,昆仑岌岌可危!

“视我者盲,听我者聋。魔道徒众,速速退散!”片刻后,一阵天音传来,闻之变色,贪生怕死者逃去大半。“都是一群胆小之徒!今天任谁来也救不了昆仑派!”罗刹女主决意置昆仑派于死地,不料,一阵金光激射而来,刺眼得险些失明。“那是什么......”朦胧模糊中她看见两个身影轻轻落在镇天崖,耳边传来血煞子的惊呼:“竟然——是紫微女帝和南极帝君——”罗刹女主心里一惊,她不愿意和他们正面交锋,为保余威,咬咬牙,无奈撤退。血煞子也自知难以和他们匹敌,于是悄悄隐匿一旁,伺机下手。

朱衣男子看着一片狼藉,转头对蓝衣女子说:“所幸,来得及时。”

仙道还是魔元难分难辨,一生一息转眼又是万年

“爹爹,这世上真有你说的仙人吗?一个小女孩趴在他父亲的膝盖好奇询问。“爹爹也很想知道啊!我从未见过仙人,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男子抱起女儿感慨。

“那,仙人都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小女孩眨着大眼睛继续发问。“烟儿觉得什么才是好人,坏人呢?”“嗯......像爹爹一样武功高强又行侠仗义的人都是好人!”男子好笑地摇摇头,“烟儿,你长大以后会明白的。”

言:好与坏,善与恶,仙与魔的争论从很久以前就存在,漫漫历史长河,人物数不胜数,要如何评定他们?都说交由历史,交给时间,交于后人,那么,真的适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