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如》作者:无悔的矮子

发布时间:2018-03-06

朱允炆微服出访之时,他的叔叔朱棣带着起义大军挟着魔道众人攻破了应天府。不料原本以为效忠自己的国师竟也和叛军有一腿,国师和叛军军师对抗之时,朱允炆携着侍卫和新交的朋友一起通过密道迅速出城。但逃走路上,他仍纠结为什么连侍卫也并非与自己一心,在遇到又一波叛军追踪拦截后,朋友和侍卫留下来抵挡叛军,而自己独自逃走。

十分疲惫的朱允炆在夜里逃到里城外的庄园:听雨庄,庄主章一尘表面诚挚邀请他在此休息,内里却心怀鬼胎,将阴阳壶里有迷药的酒倒给了他,感慨之后饮下这杯酒的朱允炆随即晕倒,被章一尘绑进地下室,还割断了手脚筋,可谓狼狈之极。但庄上的管家却另有心思,将意图殴打朱允炆的下人打倒后,救下朱允炆,并将朱允炆放上拉车,送至深林里的小屋。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小如与朱允炆见了面。

朱允炆沦落至此,是因为他执意大幅削藩,被自己的叔叔借此推翻统治;小如沦落至此,也是因为朱允炆削藩周王,自己的父亲御医苏慕寒害怕被牵连而自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种情况让朱允炆成了小如的杀父仇人,所以面对救命恩人常叔的请求或者要求,她虽身怀杀父之仇,却答应了下来。

她跟随父亲学习,也懂一点儿医术。于是针对朱允炆这种断筋又丧失生命意志的人,她只得一次又一次端上续筋汤,尽管这是曾经的陛下,如今的杀父仇人。她心怀仇恨却没有在最容易得手的时候下手,说到底她还只是个闺秀,只是一个小姑娘。

如果没有削藩之事,那她父亲大概还在好好地做着御医,自己待字闺中,将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会和一个门当户对长相英俊,品质优秀的男子结为夫妻。但是没有如果,父亲自杀,家庭破碎。她从双亲俱在,生活美好的生活里退出,变成了藏居深山孤院的一介孤女。面对间接的杀父仇人,她终究还是没有下手。也许是因为此刻同是天涯沦落人,也许是因为他并没有亲手下令杀死父亲,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

小如没有朱允炆那样离奇又高贵的身世,她没有见过仙魔互相斗法,魔道肆意杀戮;也没有冯夺那样令人不齿的“爱好”,和那样急切的复仇之心,虽然修成魔道剑仙,却仍只是武林之上,修仙中人之下:被凌乙打伤。

她只是住在深山里一个人生活,偶有常叔会送些东西,或许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如果没有朱允炆的到来,她大概再也不会开口,一颗心再也不会剧烈跳动,如同一团死灰。

此刻,他来了,她救了,他好了,她想杀却没有杀,纠结之下逃离小院,在山崖树下哭泣昏倒。他得到真人帮助恢复完身,拿到仙人给的真经习得粗浅本事,来到山崖之上,看到晕倒的小如,这次换他救了她。

虽然对朱允炆的仇恨不会马上消除,但日久天长,或许她会想明白,会解脱。从这之后他们便在这尘世有了亲人,有了牵挂。假如说朱允炆那一日真的跟着神仙妹妹跑去修仙,或是恢复记忆成为高不可及的南极帝君,那小如会是他在人世的牵挂,是他的亲人。

片头曲有这样几句歌词我觉得十分契合小如:

天地无欲无求相离相连

尘世有劫有缘或虚或玄

杀伐破灭牺牲转眼成云烟

是魔是仙不过一念之间

她原本是一个闺秀,然后变成了一介孤女。大约从此之后,心如止水无欲无求。但尘世之间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牵绊和因果,她和本不会有联系的朱允炆有了联系,命运也因此相连。大概苏慕寒没有想通自杀是他生命的劫难,而她遇到杀父仇人是劫难也是缘。劫是是否让自己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去杀掉朱允炆;缘是假如朱允炆不那么傻喝下毒酒,也许朱允炆就不会和她相遇有下以后的牵绊,那也就不会有故事了。既然让他们在此时此地相遇,也算是有缘分,虽不能马上消弥仇恨,但总会有所改变。

事情变化无常,时间飞逝。无论怎样杀伐果断怎样的战争,怎样的王朝破灭,战士牺牲,百姓死亡,转眼就成了前尘往事。你很快就再也记不得前事,因为会有新的当下需要对待和处理。对于朱允炆来说,自己修道,一旦信念有所偏差,修的便不是仙,而是魔。对于小如来说自己会不会杀了朱允炆,也是两个选择,一旦做下,也许心魔铸就,自己再不能解脱,或许就那坠入魔道也说不定。

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在一念之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既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