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济世》作者: Mr.Wu

发布时间:2018-03-02

青城济世

青城山,自古就是道家修仙之所。世人只知有青城派,却很少有人见到派中弟子,久而久之,也便成为了美谈、传说罢了。

一、对话

一日,青城山上,传来阵阵妙音,仿佛是仙子在歌唱。但那不是仙子,而是少女,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坐在不远处早地上的是一位男子,正在吹着笛子为少女伴奏。也不知是少女的歌声曼妙,还是男子的技巧娴熟,这旋律和歌声搭配起来的确是悠扬。

没过多时,一曲完毕。男子放下了笛子,转过头去对少女说,“霜凝,你的歌声进步不少,看来御气的本事又精进了。少女转过头来对男子一笑,答道,“师尊,您过奖了,都是因为您的悉心栽培和指导才有霜凝的今天,请受霜凝一拜。”男子眉头微微一皱,懒散的说,“霜凝你太拘束了,你的礼数太多,这样你以后修行中会多出不少的麻烦,你要学学你师尊我,别人那些琐事把你束缚了。”“弟子知道,多谢师尊教诲。”说罢,脸上泛起一片绯红。“你看看,你又来了。”男子又叹了一口气。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原来这男子便是当今青城派掌门天一子,难怪生得仙风道骨。那少女便是他最上心的一位弟子,名叫冷霜凝。十几年前,天一子不知从何处抱来这小娃,一直细心呵护,如今已长大成人了,但是身世始终是个谜,就连这堂堂掌门也无可奈何,久而久之,成了心里一块顽石了。

“罢了,太阳都要落山了,回去歇息吧。对了,霜凝,一会吃过晚饭去书房找我,我有事情和你商量。”话音还未落,人已不见了。“多谢师尊。”少女向半空中作了个揖,缓慢步行而去。夕阳洒在了她的身上,映出了诡异的影子。不不不,那不是她的影子,那是。。。

青城济世

青城山,自古就是道家修仙之所。世人只知有青城派,却很少有人见到派中弟子,久而久之,也便成为了美谈、传说罢了。

二、凌峦

却说霜凝缓缓朝山门走去,忽然一个激灵,略感身后有什么尾随着她,而且越跟越紧。她默不作声、渐渐放缓了脚步。路过一个转弯处,忽地转身迅速向身后的影子踢出一脚,后面的影子猝不及防,吓的发出了叫声。“哇呀呀,好你个小辈,连你师傅天一子都不敢打我,你却在这里跟我造次,还好我躲得快,不然我这脸没法要了”。“谁让你鬼鬼祟祟跟在人家身后,我还以为是被恶人盯上了呢,原来是你这个蘑菇精啊”冷霜凝边说边捂着嘴笑,开心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你你你,有你这么说本大仙的嘛,虽然咱们很熟,你也不能不尊敬长辈吧,气死我了。”“是是是,晚辈知错了,在这给凌峦前辈赔不是了。”话没说完,又忍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原来这影子是唤作凌峦的人。凌峦本是灵芝,经过漫长的修炼,成了精灵。大家都叫它“芝仙”,据它自己说年龄比青城掌教天一子还要长些。“好了,本大仙就接受你这毫无诚意的道歉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凌峦又说道“刚才你跟天一子那牛鼻子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大概也知道他找你商量的是什么事情了”。“那具体是什么事情呢,我很好奇。”霜凝的脸上现出了期待的神情。“你你你,你别这样看着我,看着我我也不会告诉你,除非。。。”“除非什么,凌峦前辈,晚辈只要能做到一定会做的。”

“我要在你肩膀上呆上半个时辰,你会答应嘛?”霜凝听罢,俯下身子说,“上来吧,这个又不是难事。”凌峦跳了上去,坐在了霜凝的肩上,满满的安逸浮现在脸上。少女起身,倚在了路旁的一棵树下,好奇的问,“前辈为何喜欢呆在别人的肩上?以前我经常看到你呆在别人的肩上的。”“这个嘛说来话长,以后我慢慢告诉你。”说这话时,凌峦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幅画面,以前它每每修行的时候,总要呆在别人的肩上一段时间,这样能使它感到平静、放松,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种习惯。“其实天一子叫你去是要跟你商量你们下山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下山,师尊在山上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下山呢?”“这个你就要问那牛鼻子了,好了,咱们走吧,一会你不就知道了嘛。”霜凝点了点头,便带着芝仙向山门走来。。。

青城济世

青城山,自古就是道家修仙之所。世人只知有青城派,却很少有人见到派中弟子,久而久之,也便成为了美谈、传说罢了。

三、下山

晚饭吃罢,霜凝向书房缓缓走来,凌峦依旧在她的肩上。她与凌峦耳语,“小蘑菇,快下来,我要去见师尊了。”“没大没小,又这么叫我,我跟你一起去见那个牛鼻子啊”。“这样好嘛,师尊只让我一人前去,我怕师尊会怪罪于我。”“放心啦,我不会给你添乱的。”凌峦说道。霜凝拿它没有办法,只得带它一同去见天一子。

行至书房外,霜凝毕恭毕敬的言道:“弟子霜凝,特来参见师尊。”“进来吧。”声音温柔,语速平缓,听上去让人格外舒服。进了书房,天一子让霜凝坐下,便直奔主题了。“你应该也听凌峦说起过我要下山的事情吧,的确如此。”此时凌峦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霜凝,霜凝忍不住问道“师尊为何非要下山呢?在山上修炼不是一直好好的嘛”。“我青城派自祖师创立以来,兼收并蓄,取精去糟,逐渐形成了一套特有的修炼体系,这里类型丰富,你也是过来人啊。”霜凝默默地点了点头。“但自我掌教以来,医道这块始终没法更加发扬光大,我觉得有愧掌门之职,老掌门曾说过,‘上山修炼,下山济世’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修道并不是为了自己能怎样,能用道法救济天下才是最高的境界啊。”少女听了这些,如醍醐灌顶,忍不住道,“师尊教诲的是,霜凝茅塞顿开。”“所以,我想邀你一同下山,顺便磨炼一下你的意志,不知你是否愿意?”“弟子愿往。但你不在山上,这大大小小的事情却是如何?”

“这个不用担心,你师姐叶蝉这2天就要回来了,下山这段时间,山上的大小事务都由她来负责。”听了这些,霜凝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毕竟她与师姐向来亲昵,又是多日不见,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看把你高兴得,都快得意忘形了。好了,这些时日你也要为下山最好准备,功课可不要荒废了。要不你师姐回来,又该教训你了。”“弟子谨遵教诲。”俯身向天一子拜了一拜。

天一子转过身去,又摇了摇头。“牛鼻子别走,我也要与你们一同下山。”凌峦大叫道。“你?”

“怎么,你你你,还看不起本大仙不成?我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天一子打断,“那就去吧。”声音不大,但很清晰,人却已出了书房走远。

月色当空,银光点点,照亮了每间屋子,也照亮了每个人的心。霜凝和凌峦各自回去歇息了,暂且不表。

青城济世

青城山,自古就是道家修仙之所。世人只知有青城派,却很少有人见到派中弟子,久而久之,也便成为了美谈、传说罢了。

四、叶婵

叶蝉,青城派弟子。年轻一辈中的杰出代表。颇受掌门天一子青睐和推崇。深知自身天资有限,自打入派以来便潜心修行,刻苦钻研本门技艺,终于小有所成。成为几大玄门的同辈中也是佼佼者。说来也奇怪,门派中年龄相仿师兄弟都喜欢叫她师姐,她也的确担起了师姐的责任,定期带领门派中人下山,一是为了更好的宣扬门派的道法,而来也为了自己的修为更加精进。久而久之,在门派弟子中的威望也颇高,得到了派中长辈的一致好评。

一个月前,叶师姐收到了掌门的传书,得知天一子要下山的决定,于是携众弟子启程回山。这次下山的收获颇丰,不仅游历了祖国的一些名山大川,增长了见识,还帮助官府中人缉拿到通缉多年的罪犯。所到之处,无不宣传门派无上之法,接济众人,救死扶伤。想到此处,师姐嘴角泛起了微笑。穿过这个树林,不远处就到了师门了。忽然,师姐脸上的微笑凝固了,她感到背后一丝凉意。于是迅速俯身,躲过了那突如其来的一剑,顺便一个鱼跃转身,面向了那刺客。剑在师姐手中,仿佛要出鞘,剑光一闪,剑依然在手中,但剑已出鞘。

那刺客的武器已断为几截,落在了地上。仔细看去,是一柄木剑。师姐哈哈大笑,“霜凝,你又调皮了,还好我早已认出了你那招‘一剑倾城’,不然不小心伤了你,我可是会心疼的呀。”“师姐莫怪,只是你走了这些时日,霜凝思念的紧,想给师姐一个惊喜”。“你呀,你这张小嘴最会说了,师姐是怕了你,不过嘛,在师傅面前你怎么没话了,莫不是。。。”“师姐休要提那个事情,霜凝给你赔不是了”少女边说,脸上泛起一片绯红。“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走吧,随我一同上山复命。一会我先去拜见师尊,然后咱姐妹俩好好聊上一番如何?”“就依师姐”。于是两姐妹手挽手一起上了山。

叶婵见了天一子,收到了师命和嘱托后,便去自己的房中去找霜凝。不知道姐妹俩聊了多久,只知道当晚房中灯火彻夜未熄,时不时传出笑声和掌声。。。